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通知 >> 媒体报道 >> [2016年毕业演讲系列]彼得·蒂尔:别...

[2016年毕业演讲系列]彼得·蒂尔:别浪费你的无知,去做那些没人做过的事

创业雷达 发表于 2016.6.6| 点击数3355

演讲者是《从0到1》的作者。

硅谷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参加了美国汉密尔顿学院2016届的毕业典礼并作演讲。他与Max Levchin和Elon Musk一道创立了PayPal。

彼得以敢说话、说真话闻名硅谷,他此前表示高等教育对于赢家、输家和社会来说都是不好的,因此汉密尔顿学院最终选择他来作毕业演讲还挺出人意料的。不过,他演讲的主题——拥抱未知、驱动变革——对于毕业典礼这个场合来说非常合适。

以下是他演讲的全文:

 

谢谢!我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

和大多数演讲嘉宾一样,我(能够站在)这里的主要原因似乎是因为我是为数不多比你的教授和父母更不了解你人生的人之一。

你们大部分人只有 21 或 22 岁,很快就将走上工作岗位。而我,已经 21 年没给人打过工了。如果如果让我解释,我为什么应该作今天这场演讲,我会说那是因为思考未来是我的谋生之本。今天是毕业典礼,意味着全新的开始。作为一名技术投资人,我投资新起点、新事物。我坚信还没有完成或预见的事物。

我刚开始工作时并没有想过会做这样的工作。1989年我也像你们一样坐在台下,那时我会告诉你们我想当一名律师。我当时实际不知道律师整天都干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首先得读法学院,而读书这事我在行。

从初中到高中,直到大学,我的学习成绩都十分优异。如果去读法学院,我知道我会继续以前那种竞争,也就是我从小就在参与的那种考试、测验。不过我可以告诉所有人,我现在是在为了成为一名专业人士而参加考试。

我在法学院表现不错,毕业后进了一家纽约的律所,但我最后发现那里是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在外人看来,大家都想挤进律所;而在律所里面,每个人都想跳出去。

七个月零三天后,我离开了律所,同事都很惊讶。有一位同事跟我说,他没想到真的可以逃离恶魔岛。这听起来似乎有点难理解,因为你想逃离的话只需要走出律所,不再回头即可。但是大家真的发现很难离开,因为他们的身份认知中很大一部分,都融入了赢得竞争进入顶级律所之中。

我刚离开律所不久,就接到了最高法院法官助理职位的面试邀请。这算是作为律师你所能够获得的最高殊荣之一了。这绝对是竞争的最高阶段。可是我失败了。当时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感觉就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大约十年后,我偶遇一位老朋友。他曾经帮助我准备最高法院的面试,我们有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他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彼得”或“你最近怎么样”,而是“你是不是应该庆幸没得到法官助理的职位?”因为如果我最后面试成功了,我根本不会偏离自中学以来一直在走的那条路,我就不会搬到加州,不会联合创立一家公司,我就不会去做任何全新的东西。

回过头来看我成为律师的想法,这看上去不太像未来的计划,更像是现在的不在场证明。有人来问我的父母、同事以及我时,它是一个解释的说辞 —— 大家没有必要为我担心。我正按照预定轨迹在走。但事后来看,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认真思考这条路通往哪里,就走了上去。

我和别人一起创立技术公司时,采取了相反的做法。我们明确地将目标定为改变世界发展的方向。非常明确,非常宏大的计划。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创造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取代美元。

我们的团队很年轻。刚起步时,我是唯一一位年龄超过23岁的。第一个产品发布时,首批用户就是公司的24名员工。而全球金融行业总共有数百万名从业者,当我们向一些从业人士宣传我们的计划时,我们注意到了一个明显的规律:对方在金融行业的经验越多,他们就越肯定我们的创业不会成功。

他们错了。现在 PayPal 每年要处理 2000 亿美元的资金流动。我们的确没有完成那个更加宏大的目标。美元仍然占主导。我们也没有成功推向全球每个国家,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打造了一家成功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们学到了一点:虽然从事新事物是困难的,但远不是不可能的。

你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年纪,知道的限制、禁忌和恐惧远远不及你们以后将会经历的。所以,不要浪费你的无知。走出校园,去做那些你的老师和父母认为无法实现、从没有想过的事情吧。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认为教书育人和传统没有价值。汉密尔顿学院有一位著名的校友,1905届的诗人庞德。他还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先知,他用三个字宣告了自己的使命:日日新(Make it new)。庞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讲的是旧事物。他希望找出传统里的精华,使其焕发新的生命。

诗人庞德

在汉密尔顿学院,在美国,在世界的西方,我们都共同拥有一个不同寻常的传统。我们继承的传统本身就是要尝新。弗朗西斯·培根和艾萨克·牛顿的新科学发现了书本中从来没有写过的真理。我们的整块大陆就是一个新世界。这个国家的创立者们抱着创立延续百年的新秩序的想法。美国是一个前沿国家。如果我们不去追寻新事物,就不算忠于我们的传统。

那么我们现在做的怎么样?今天有多少东西是新的?我们正处在一个快速变迁的时代已是老生常谈,但是真相是我们接近于停滞,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计算机越来越快,智能手机算是新事物。但是另一方面,飞机很慢了,火车损坏,房价很高,收入又没有增长。

如今“技术”一词意味着信息技术。所谓的技术产业生产电脑和软件。但是在上世纪60年代,“技术”的含义更广,不只包括电脑,还包括飞机、医药、化肥、材料、太空旅行——各种各样的东西。每个领域的技术都在进步,最终我们希望的世界里有海底城市,能去月球度假,便宜到忽略不计的能源。

我们都知道美国被称为一个发达国家,将它与那些还在发展的国家区分开来。这个描述似乎是中性的,但我认为一点也不。因为它意味着我们创造新事物的传统终结了。当我们说自己是发达国家时,我们在说“就这样啦”。对我们来说,历史结束了。我们在说能够做的每件事情我们都做完了,现在剩下的就是其他人来追赶我们。根据这种观点,20世纪60年代对未来美好世界的愿景就是一个错误。

我认为我们应为强烈抵制这种想法。当然,如果我们选择相信自己无力去完成任何不熟悉的事情,我们有这样的想法没错,但是这只是种自我应验的谬论。我们不应该指责大自然。这就是我们犯的错误。

熟悉的发展路径和传统就像是老生常谈——它们无处不在,有时可能是对的,但通常那样做的依据不过是不断的重复而已。演讲的最后,我想质疑其中两个老生常谈的说法。

第一个来自莎士比亚,他写过一个非常有名的建议:“做真实的自己(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注意了,这是莎士比亚写的,不是他说的。他是通过名叫 Polonius 的角色之口说出来的,哈姆莱特把这个人形容为一个乏味的老傻瓜,即使前者是丹麦国王的资深顾问。

因此,实际上莎士比亚告诉了我们两件事情。首先,不要做真正的自己。你怎么知道自己真的有自我?你的自我可能会受到与他人的竞争的刺激,就像我一样。你需要调教你的自我,培育它,关爱它。而不是盲目地顺从它。第二,莎士比亚的其实在说你应该质疑别人的建议,即使那个人是你的长辈。Polonius是真心关心女儿的父亲,但是他的建议糟糕透了。这里,莎士比亚其实是西方传统的忠实遵循者,这一传统不仅仅遵从继承来的那些东西。

另一句老生常谈是这样的:“把每天活得像自己的最后一天”。针对这条建议的最好做法,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把每一天过得像你会永远活下去。这首先意味着,你应该好好对待周围的人,因为他们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陪伴在你周围。你今天所做的选择非常重要,因为这些选择的后果会越来越大。

如果爱因斯坦真的说了“复利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时,那所指的应该就是类似的概念。这不仅仅只适用于金融或者金钱,还适用于你对持久友谊和恒远关系的投资所带来的长期回报。

在某种意义上,你们今天坐在这里,是因为汉密尔顿学院招收你们入校学习,但是这个过程已经结束了。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今天坐在这里是因为你找到了一群可以一路支持你的朋友,你与他们的友谊会持续很久。如果悉心照料你们的友谊,它们在未来也会复合成长。

你们目前所完成的所有事情,都有着某种正式的结局,某种形式的毕业典礼。我希望你们今天好好庆祝自己目前取得的成就。不过,要记住,今天的毕业典礼不是另一个也会结束的事情的开端。它是永远的开端。我就不再继续耽误你启程了。谢谢!

转自智金汇

--------------------------------------------------------------------------------------

 

更多精彩内容,扫描下方二维码

 

上一条:创投圈里最火的领导者,都是如何过完自己的一天的?
下一条:[2016年毕业演讲系列]桑德伯格:当你的人生只有11天该如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