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资讯 >> 创业课堂 >> 盛希泰:中国正经历第4次经济大重启 90...

盛希泰:中国正经历第4次经济大重启 90后是大变量

创业雷达 发表于 2016.4.15| 点击数4029

美国东部时间4月9日上午,第19届哈佛中国论坛在美国波士顿海因斯会展中心开幕。本次论坛的创业大赛是重中之重的环节,邀请了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等行业大佬作为评委。其中,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代表评委做了开场致辞,以下为致辞整理:

谢谢大家,初来乍到。第一次来到哈佛中国论坛。本来准备用英文演讲,昨天到了之后,请了一个英文老师,本来如果顺畅地念下来没什么问题的,但最后还是决定用中文,这样信息量会更大一些。今天我的演讲题目是 Confused about the future? It’s time to talk about China. 当你对未来迷茫时,我们来谈谈中国。

 

一、创业是国际语言(创业将决定未来世界经济新秩序——中美同步,欧洲已掉队)

 

刚才主持人介绍了我的过去,在证券公司工作了 20 年,那个时候,也会经常来美国,但主要是去华尔街。那时候我们对华尔街是顶礼膜拜的。尽管 1990 年中国的两个交易所成立时的交易系统是最先进的,直接跨过了手势时代进入 PC 机时代,但华尔街绝对是老师,我们绝对是学生。例如,中国直到 2007 年的时候,股票市场才实现全流通,目前为止不到 10 年。在此之前 70%的股票是不流通的,大家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样子。

我做天使投资很偶然,“语言”的转换是从 4 年前离开证券公司开始。刚离开的 一两年很迷茫,这几年来美国比较多,主要是去硅谷,波士顿、纽约也去,越来越感受到创业是一种国际语言,中国和美国的语言体系通过创业打通了,两国的创业氛围都非常非常热烈。所以很多时候两国语言的障碍反而没有那么严重了。所以,第一个很深的体会是,创业使中国和美国相对站在了同一个新的起跑线上。

创业代表什么?我觉得创业代表着未来和方向。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差距因为创业拉开了层次。老牌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没人创业,说的难听一点,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基本不沾边。相反中国作为后起之秀,创业氛围非常浓烈。美国就更不用说了,我去年到美国几次,每次都看很多项目,中国和美国创业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我们在硅谷看的项目,100 个项目通常 30 个是有技术含量的,在中国看 100 个项目,3 个是有技术含量的。所以徐老师,深谙其中的规律,来的比较多,也尝到了甜头。我这次来硅谷,看到了斯坦福的几个最牛项目,怪不得徐老师天天跑硅谷,还真是有甜头。

国内的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距,也拉开了新的层次。我做投行的时候,经常出差。做天使投资这几年,出差频率远远低于以前,为什么?就是因为北京一枝独秀。2013 年的时候,北京创业案例,包括融资金额占全国 60%,2014 年占 50%,去年仍然达到 40%。我跟很多地方政府讲,如果你们不跑步追赶的话,差距可能更大。目前全国除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广州之外,其他城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创业对于个人来讲也是个人突破阶层最有效的手段。我在加拿大也生活过一段时间,我觉得加拿大和美国在阶层固化方面应该是一样的。美国的很多名牌大学你是否可以进,跟你的背景是有很大关系,没有中国这么平等,中国就是靠分数一刀切。所以在美国,要突破你现有的阶层,创业是唯一的出路。同样,在中国创业也是很重要的出路。

 

二、中国正在经历第四次经济大重启

 

原来我做投行的时候,20年都是做传统领域,去年我在一个经济论坛有一篇演讲叫做“中国资本市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失误,许多优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不能够上市,到现在为止依然如此。我之所以离开证券公司,也是因为从事的工作不能代表中国最先进的方向。

2014 年阿里巴巴的上市,刺激了上上下下。比较可喜的是,这些年并购政策有一定发展和进步,通过借壳和并购的方式,已经有很多互联网企业悄悄的上市了,这个契机下,当年我培养的华泰联合证券并购团队,也成为了国内一枝独秀的团队。

这两三年做创业投资,是到一个企业的最早期,有了很多不一样的感受。原来做投行,看过的企业比较多。现在那些企业和地方政府都很难过——银行想要收贷,而地方政府希望维护企业不死,结果往往会出现很大矛盾。

所以,为什么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相信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中国存量经济已经没有希望,我们还需要保增长,就必须搞增量。增量靠什么?只有靠新的企业。今年1月4号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提出供给侧改革,提出 5 大要素,这是一个很大的历史转变。中国的国运向来是不错的,从 1978 年以来中国有四次经济重启:第一次是 1978 年邓小平上台,改革开放催化了经济的快速发展;第二次是 1992 年邓小平南巡,我是小平南巡最大的受益者,因为那一年我正好去深圳找工作,加入证券市场。可以说,没有南巡,就不会有之后的十年快速发展;第三次,是2002年加入WTO,1998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只有5483亿,去年是 15 万亿,增长了 27 倍,而中国的财政收入构成主要是企业税,数字足以说明加入 WTO 的红利;现在的 Xiconomics 是第四次重启,我的年龄段,经历了前面最好的阶段,准备退休的年龄,又赶上第四次重启这么一波。

中国的改革已经在路上了。我来解读两个数据,一个是去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 66.4%,正好是三分之二,这是不可思议的。大家知道美国的消费对GDP增长贡献率是 80%,中国之前最高的水平是2014年的 50.2%,2003 年仅仅只有34.5%,这是一个质的转换。这样的数据给了我们的改革一个喘息的机会,也说明了中国创业的方向是消费,是消费升级,中国人口多,这永远是最大的有利因素。

那么第二个,我们现在经济增长下来了,但是失业率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成果。去年 12 月份有一个扩大到全国所有地市的失业率调查,整个国家的失业率只有 4.05%,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数字,给政府提供了喘息机会。大家知道之前我们在调结构和保增长之间的矛盾,一调结构增长就下来,下来就是一个较高的失业率,而现在这个问题得到了改变。为什么失业率会下来,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从 2010 年开始,我国劳动力人口自然减员,到2015 年减少了 1800 万人,这是一个很消极的因素使得就业率的压力减小了;第二个就是服务业的提升,去年第三产业对 GDP 的贡献率比第二产业多 10 个百分点。而服务业增长之后,单位 GDP 对于就业的贡献大大提升。上个世纪末,GDP 增长一个点,可以拉动 80万人口就业,而现在 GDP 增长一个点可以拉动 160 万人口就业,足可见第三产业的增长能吸纳更多的就业人口。我觉得这几个因素使得改革有可能往前推进。这是我做的第二个分享。

 

三、移动互联网的中国世纪——中国的新新人类将改变世界

 

第三个分享,我觉得移动互联网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现在有接近 10 亿部活跃的智能手机,比所有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还多。

上个世纪末互联网时代,我们落后美国很多,而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领域,我们走在了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前面。大家知道有个公司叫猎豹,近些年发展迅速,他的核心业务就是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出口到全世界,这种公司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第二个是 90 后的崛起。在座很多 90 后,90 后的消费习惯跟50、60、70、甚至 80 都不一样。我说 90 后是中国唯一正常的一代人。为什么,在此之前的几代人都有短缺经济的概念,消费时有很多约束。去年,我们的电影事业蓬勃发展,捉妖记票房 24 亿,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是不会理解的,觉得这种名字的电影太 low 了。我们觉得山河故人应该去看一下,但是山河故人票房只有 3000万,这就是区别。刚才主持人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投过的一个项目小黑裙,去年投的,现在粉丝 400 万,只卖黑色裙子,每天最多的时候 100 多万的销售额,这完全是 90 后的消费需求。所以我说 90 后加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造就了中国的“新新人类”。这个“新新人类”不但会改变中国,也会影响世界。

 

四、每一代移民都踏空中国,当代留学生不要错过中国

 

能在美国读书,都是中国人里面最精英的,你们这一代人里面的佼佼者现在就坐在这里。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不要踏空中国,不要错失中国。90 年代初,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很多同学出国。哪个男生托福考了 660 要出国了,拿到了签证了,临走前的两个月,可以每周都换女朋友。但现在呢?说实话,那些同学回国都不好意思跟我们联系,因为几乎没有做的特别好的。过去 30 年,中国经历了 4、5代移民,每一代移民都踏空了。所以我觉得过去 30 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凡是离开中国的人都错失了中国的机会。

所以我觉得未来十年对你们来讲是同样的路径选择问题。未来10 年中国只要保持稳定,依然会高速发展。我们强调 6.5%的 GDP增速是为了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二战以来,世界上有 100 多个国家试图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到目前为止,只有 13 个国家跨过了。最惨的是阿根廷。我现在踩着油门保持着6.5%的增长, 就是为了在2020年我们的人均 GDP 能够进入中等发达国家水平。那么这个增长速度对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的机会。

还有一个,中国需要的就是稳定的环境。稳定 10 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跟美国并驾齐驱完全是有可能的。这个前提下,我觉得大家应该更加深入地参与到中国发展中来。前几天我在硅谷看了一天斯坦福大学 Start X 的项目,当天项目 80%都不是中国人作为创始人,但他们都想着如何进入中国,因为中国市场太大了。

所以大家不要错失,未来十年有可能是你们这一代人立足的最好时间,成就自己同时又对国家做出贡献。

 

五、发掘中国第一代完全市场化的企业家

 

最后介绍一下洪泰基金。我是快 5 年前离开了证券公司。做了20 年证券公司老大,觉得没劲,因为再没有任何进步了,我觉得我不应该这样,所以选择离开。刚离开之后很轻松,但半年之后,就彻底找不到北了,这就是一个中年人的路径依赖,原来每天干什么事都有人安排好了,突然有一天什么事也没了,直接得了抑郁症,其实我什么病都没有,就是需要重新干点什么事。

后来呢,我做 PE 基金,规模也不小,但还是找不到感觉,那两三年很痛苦。后来误打误撞,投资了一个项目叫做昆仑决,现在非常有名,真格基金徐老师也是投资人之一。现在发展非常好,估值已经到了 6 亿美金。创始人当时偶然碰见我,我就投资了,并且我作为co-founder,要求创业者也投钱。这个项目完全改变了我的节奏,做成之后,我觉得这个事太有意思了,太适合我这个年龄段干了,这是一个我可以干到死的职业。我这个年龄有丰富的人脉积累,有太多的经验和教训。我自己做了一年多天使投资,投出两个半独角兽,惠民网现在估值 20 亿美金;还有我投了持有中国八个个人征信牌照之一的公司;再有昆仑决到年底,估值可能到 10 亿美金。

所以我想尝试一下,做更多一点事,恰好这个时候很偶然一次和老朋友俞敏洪,现在叫洪哥吃饭喝酒,说起做一只基金激励和帮助年轻人创业创新,当场一拍即合,洪泰就是这么来的。一年多的时间,目前为止我们从产品线来讲,基金包括了种子基金、天使基金、专门投 A 轮 B 轮的成长基金、新三板基金,再到我们目前为止正在募集的并购基金,还有我们目前为止在全国多个城市依托本地合伙人,设立了多只基金。此外,我们做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环境。目前为止,洪泰创新空间全国已经开了 20 家;洪泰智能硬件孵化器 A+labs,除了在国内之外,也即将在硅谷落地;此外还有洪三板和 AA 加速器。

当然一年的时间很短,去年投了 60 多个项目。这两年我做天使投资,有一个情怀。我认为我在培养中国第一代靠市场吃饭的企业家,中国第一代跟国际接轨的企业家。说实话有好几次,我看到不错的项目,都准备要投了,这人跟我说我跟某某人关系比较好,我说那我不投你了。有哪一个真正企业是靠政府吃饭的?中国的未来在于新的年轻人身上,新的思维方式上。

我觉得一个基金再怎么做 PR 都是虚的,只有投出很牛的项目,有很好的回报给 LP 才是真正的 PR,所以我们要继续努力,对这个时代做出贡献,像我讲的我们要培养中国第一代真正的企业家,同时也是成就我们自己,对这个国家作出贡献。

更多精彩内容,扫描下方二维码

创业雷达,坐等创业英雄

上一条:12个股权激励实操问答,秒懂!
下一条:给特斯拉创始人 Elon Musk 打工,是怎样一种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