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资讯 >> 创业故事 >> 《Paul Graham:孵化的艺术》精...

《Paul Graham:孵化的艺术》精彩节选——磕磕绊绊的Y Combinator和没有经验的面试

tzb 发表于 2012.9.18| 点击数3023

 

Paul Graham是美国IT界如日中天的教父级人物,他于2005年联合自己在Viaweb的创业伙伴,以及Jessica Livingston共同创办了一个新型的、专注于为尚处于孵化期的创业公司提供两万美元及以下的种子资金的风险投资机构Y Combinator。从2005年至今,Y Combinator已经投资了超过460家创业公司。Y Combinator除了是一家风险投资机构以外,也同样是硅谷明星创业公司的孵化地,从它里面走出的创业公司就包括Reddit, Wufoo,Dropbox,Airbnb,Hipmunk等等。由此,Paul Graham自己发掘,创造成功的创业点子的能力被广泛认可,他本人也获得硅谷创业之父的美誉。本书(’Paul Graham:The Art of Funding a Startup‘)即是基于作者Andrew Warner对Paul Graham的采访经历写成,我们经作者授权将精彩部分提前呈现给读者。

第一期孵化:盲人摸象,小试牛刀

AW:那时候,Y Combinator的整个结构、或者支持体系是怎样的?

PG:跟现在区别不大。在那个夏天,我们之所以决定要投资那些尚处于孵化期的项目,是因为我们并不清楚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是这么想的,“我们准备做一个夏季项目”,因为程序员通常不把夏天的活儿当回事,他们在这期间做不出大的东西出来,而一些公司往往也都是在学生毕业之后,也就是夏天过去之后才决定要不要招他。可以说,不管是雇主还是雇员,都没有把夏天的活当回事。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在这个时段做尝试。假使这事最后被证明一塌糊涂,也不会有人怪我。我们这群人可以学着怎么做投资人,而这群被我们投资的家伙也可以学着怎么做公司的创始人。而这里面最富有成效的一件事情是,因为它是一个夏季项目,所以是同周期的。

所以说,我们选择资助孵化期的创业项目实属巧合,但事实证明它的效果非常棒。所以我们就决定一直这么做下去,每次都一下子孵化好几家公司。

AW:通过第一次跟一批新孵化的创业公司创始人一起共事,Y Combinator团队从中学到了什么?

PG: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些我们无意间促成的事情就很好,比如说,每一次都孵化一批创业公司,这样他们可以互相帮助。

我们也发现年轻的创业者可以成功创业。一开始我是这么说的:“你应该是要到24岁到25岁,才可以准备自己开公司。”但是,在我们的第一期项目中,Sam Altman才19岁。所以,实际一名创业者的年纪可以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低。

AW:是什么让你决定去投一家公司?

PG:其实你这么问我有一定的误导性。Jessica在 Y Combinator的绰号是“社交雷达”。其实在选人方面,我做得一点也不好,而且我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Jessica几乎到了屡试不爽的地步。比如说,我看上了某个候选人,但是Jessica总是能发现这个人身上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而且几乎百发百中。所以,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当Jessica说这个人好,或者这个人不好的时候,我都应该好好听着。

但很奇怪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在面试时坐的位置其实跟创始人坐的区域是一样的。我们都是背对着房间,我的视角跟他们的视角一样。但当我们把创始人带到现场面试时,我认为很多人错把Jessica当做了我的秘书。不过,其实是她给他们投去了微笑,跟他们打招呼,并记住了他们的名字(意指Jessica是真正的面试官)。

第二期孵化:逐渐清晰,但仍在摸索

AW:那到了第二期孵化的时候,你有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你们到底要的是哪类创业者?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你认为一个创业者很好,但其实他并不合适?

PG:我们有在逐渐地变好。尽管那时候我们还称不上很好,但比起我们刚开始做这事,还是要好很多。比如说,我们逐渐意识到,一个人非常想做一家创业公司,跟他仅仅是将其当做一个暑期计划,这里面的区别非常大。因为在夏季项目结束后,后者会照样回到学校里面,就跟他们在暑假打份工一模一样。我们逐渐意识到,一个人的决心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AW:那你怎么才能看出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决心?你怎么判断,有些人是真的很有决心,还是暂时性地斗志满满?

PG:这是我们碰到的最大难题。其实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两件事:这些人下了多大的决心,这些人有多聪明。

在一个十分钟的面试中,我们就可以判断出一个人有多聪明,但是要我们在十分钟内判断一个人有多大的毅力…事实上我们经常被耍。很多Y Combinator的校友都会告诉其他人怎么在面试中表现得很有决心——表现得既刚强又沉稳,但我觉得这是他们的一个败笔。因为当这些创业公司遇到真正的挑战时,他们就会崩溃掉。..

我可能更愿意投资那些真正的扑克牌玩家。举个例子,Matt Maroon是社交游戏公司Blue Frog Gaming的创始人,也曾是一个职业的扑克牌玩家。他来面试的时候面无表情,完全一副坚不可摧的样子。我们心想:“哦,这家伙够硬汉,绝对不是懦夫。”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对的。到了今天,Matt Maroon依然坚不可摧。所以我可能会把更多的钱投给那些非常优秀的职业扑克牌玩家。因为根据我的经验,我发现了一点,即一个好的扑克牌玩家和一个成功的创始人之间有很大的联系。

AW:他们会不会告诉你一些具体的故事,诸如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卖糖果自力更生这类故事?

PG:是的,那些真正有决心的人往往可以拿出证据。举个例子,Airbnb的那些家伙们在加入Y Combinator之前就已经在这个项目上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一段时间,他们完全没钱了。

然后,他们大概有一年时间,或者在一年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都没有再做他们的创业项目。因为他们没钱了,于是他们推出了自己的,以奥巴马和麦凯恩为主题的早餐麦片,挣了大概三万美元(然后继续做Airbnb)。

通常在面试中会存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决定说,好吧,我们要投这群家伙。在那个时刻,剩下的时间我们只是在聊天。因为一旦我们听到这个故事,整个面试实际已经结束了,他们入选了。

AW:那那些不好的创业公司又是什么一个情况?你有没有发现在他们身上有哪些东西是致命的?

PG:懦弱。那些懦弱的人会表现出一种特定的身体语言,Jessica对这一点相当敏感。在这方面她具有一些天生的能力,当我们还在学校里面写代码的时候,她就已经在看人观相了。所以,假如我想知道谁是懦夫,我只要问问Jessica,她就能告诉我。

进步了,但还是屡屡犯错

AW:你现在仍然觉得自己在挑选创业公司这一块做得很不好吗?

PG:哦,当然。我们觉得自己在挑选团队这一块可以说是非常糟糕。

AW:为什么?

PG:因为我们的选择总是错。这里我们有不计其数的证据,来说明自己在这方面做得有多不足。

AW:好公司和烂公司的比例大概占到了多少?

PG: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公司都惨不忍睹。在整个风险投资行业,通常有很多笔投资都是失败的——即便他们的每一次投资跟我们的十分钟面试相比要牵涉到更多的利害攸关,也投入了更大的精力,但还是有一半的项目会失败。假如我们在风险投资行业呆得足够久,可能我们的项目失败了一半,我们就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足够好了。可是,因为我们实际并不属于这一行,所以这个结果对我们来说也就不可容忍了。

而且,我们会在内部讨论那些让我们得意的创业项目,然后说:“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更多这样的人呢?”也有一些项目是我们被忽悠的,我们就会想:“我们怎么做才能保证以后不再被忽悠?”

我们从Wufoo的面试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学会了分辨一群人到底只是紧张还是真的很逊,看出了这其中的差别。我们是在那场面试中学到了这招,可以这么说,通过实践,我们有变得越来越好。

在本期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到,Paul Graham并没有刻意将Y Combinator包装成一个光环笼罩、制造明星创业公司的圣地,而是毫不避讳地描述了团队在 Y Combinator创立之初混沌不清的一个状态。另外,Paul Graham也没有因为Y Combinatorial现在的成功为自己邀功,而是坦言了自己在挑选候选人时的种种失误。个人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大师风范。

 


转自:http://www.36kr.com/p/152251.html

上一条: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公司上班吗?
下一条:王波:从一无所有开始创业